树懒懒

少女

火车夜行。明日就回到广州了。
山 树 乡村的轮廓一个个略过去。
现实在眼前一件件摊开。
说出口的是定数,是平稳的生活。。
更多的 没人在乎 羞与人言
或者讲不出口的
微弱又狭隘的麻烦和苦涩。
是虚荣还是长大?

或许只有这个问题是可以说出口的:
成人的生活,永远充斥着许多的烦恼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