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懒懒

少女

一直以为高考之前的生活、情绪因为高考的存在而有别与平常。刚好一年过去了,仔细想一下,却发现原来什么都没有变。喜欢的还喜欢,讨厌的还讨厌,不屑的还不屑。习惯的还是习惯。一样的事情重来多少遍还是一样的选择和心情。是不是说本来不存在获得性遗传,所以自己永远和初生的那个自己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