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懒懒

少女

并不是我不知感恩,没有家里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不会在这里了。只是他们更多的,被动的面对生活的方式让我处在其中如坐针毡。

在家里,活的不是自己了。奶奶的孙女,妈妈的女儿,爸爸的女儿。分裂的。并且我确定,他们以为的我都不是我,是他们以为的我。并且没有人明确过这样一个存在。一会儿因为我像大人失望。一会儿又因为我像孩子失望。+强加于我的错误思想。+代替我说话。

++混乱的生活。更多的是消磨时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