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懒懒

少女

嗯,又一次经过。分别到底有没有意义?当时很想抱你一下的。隔着桌子,可惜你从来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之前在扶梯上,看见你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感觉是注定的渐行渐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