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懒懒

少女

现在想来,在长春最后那几天一直发的脾气,不是因为别人。其实也不是脾气。是伤心。原来我也会伤心的。明明自已是想走那么远。却还有害怕,害怕一别经年。不舍,不舍18年朝夕不离的养育。陪你回老家时心里是骄傲的。相信你也是。当时不顾众人反对,将我带出来的风险太大。确实我也有失去了一些,但和我所得到的相比实在不值一提。你看你,慢慢作别往昔岁月。出生的家,母亲的死,寄读的家,没有婚礼没有祝福的那段乡路,身份的敏感羁绊你直到那么远。所有的苦所有的路和爷爷一直的爱。都在汽车的行驶里一一重现。恐怕再也不会重现再多了。你指着这边的路,说,这段路我年轻时走过好多次,要走上一天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