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懒懒

少女

走方阵时,她的视线落在道路两旁的树上,棕榈,还有不知名的——常绿阔叶植物,她还记得地理书上有讲过,越向南,温度高,树叶越宽。她从北方来,求学南方。能亲身验证这个题目令她开心。队列继续向前走着,这里太绿了,她想,要是来这里度假一定很舒服,绿树常青,她仿佛感受到了海风。可是不是家,现在家中的树叶早该枯黄了,然后再过两个月,或许只要一个月——就会下雪,开始时会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然后变脏,堆在一旁,等待着下一年去融化。她的头脑中突然闪过一种情绪,那情绪几乎让她落泪,而后情绪又变成了画面,她看见那个年少的自己,环着双膝,呆呆的仰看窗外飞雪,向上看只有茫茫苍一面了,想看真切些,贴近玻璃,呵欠却又结成了雾,这时候,灯一定不要太亮。她想了又想,却又记不大得自己曾经这样望着窗外,望着北方的窗外,然而视野终究会拉长,所有总会消失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