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懒懒

少女

试一下

发现别人不同
却又不受别人影响的能力

火车夜行。明日就回到广州了。
山 树 乡村的轮廓一个个略过去。
现实在眼前一件件摊开。
说出口的是定数,是平稳的生活。。
更多的 没人在乎 羞与人言
或者讲不出口的
微弱又狭隘的麻烦和苦涩。
是虚荣还是长大?

或许只有这个问题是可以说出口的:
成人的生活,永远充斥着许多的烦恼么?

自动化这种工科专业

就业时候的性别歧视真的不要太多…

白日梦里的大展雄途

现实下的寸步难行

不怕忙的焦头烂额

只是怕竹篮打水一场空

何时才能结束
何时会有新生
何时迎来宁静

有种感觉,
感觉自己走向了不同的路。
之前的人不再相见,就连风景也不再见。
夜深了,会怀念,
太阳出来,一切都像一场梦。

现在的生活,循规蹈矩,
冷眼看客,倒也不错。

偶尔想起
迷离的美梦,恍惚伴着霓虹和烟花
帅气又脆弱的你,像蒙娜丽莎
吸引我的灵魂
不敢承担责任的我,懦弱又冷情。

缓缓上升的孔明灯

就把厦门留给你吧。
我也不会再去。
一切不宣于口的。

到底什么是我想要的
哪些是我配得到的。

很久没有心动
很久没有心痛

我那么厉害
什么一定都难不倒我

从来不是闹市
而是荒野

人间的悲喜并不相通。

只觉得长路漫漫,何路归家。